I’m Fine.

这是他的第二世了。
虽不知是何人送他进入轮回,又在轮回中护他周全,不至被轮回里的种种景象扰了心神,甚至帮他将前世记忆留存了下来。
他很清楚,这是一份大因果。
若是在他飞升前无以为报,恐怕他的心境便不只是出现破绽那么简单了,甚至连灵台也有可能直接崩溃。
他千百年来的修行都将付诸东流。
对于在轮回中仔细地护着他的那人,虽不确定,但他心中已有了猜测。
上辈子便总是那人细心地呵护、教导他,纵使是后来飞升成仙,也照旧是通过种种天象,耐心地等他成长、等他飞升。
却不料,在大彻大悟前夕,被奸人算计,不幸陨落。
他想,那人料定是对他失望至极了的。
即便如此,那人依旧在轮回中护他、助他。
可即使是那人,要绕过天道,来到生死的尽头,也要废上极大的功夫,更不用说保护他在这轮回里不被世间万物的种种情感浸染。
他欠他太多。
睁了睁干涩的眼睛,将思绪从过往的种种中丝丝剥离出来。
无论他对他如何好,从这世开始,他二人之间的种种缘分也已消尽。
那人早已没了再继续帮助他的道理。
他清楚地明白着。
而接下来的路,必须由他自己走下去。
那人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助他度过多数劫难,仅剩些无伤大雅的小东西来历练他,本就已触怒了天道,但又碍于那人曾对天道有大恩,天道也不好说什么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现如今,他投胎转世到了个极偏远的小世界,莫说是与他原先生长的那个天外天相比,就是与他曾见过的些许个中世界比,也远远不及。
可谓是糟到了极点。
这便是天道对他的报复么?
他难过地想。
然是轮回之地自有它与冥冥之中运转的规则,但大小天道若是想插一手,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不用说天外天的天道本就比寻常天道强上几分,修改下转世坐标不过就是举手之劳。
想到这里,他口中一阵苦涩。
能量守恒,无论在哪里都是适用的。
既然上一世享受了一路顺畅,那么这一世,就必然得为上一世的顺畅付出代价。

纵使他现在也不过还是个垂髫小儿,却已开始谋划自己未来要修行的方向。
上世他拜的师门的是道派推演一脉,这一世他不打算走上辈子的老路,思来想去,他决定修因果轮回大道。
究其本源,这一道与推演一道有些许贯通之处,多少比修一道完全陌生的道法要来的轻松些。
得益于上辈子在宗门里的地位可说是万人之上,藏书室的大门永远对他敞开,借此也阅读了不少奇异的功法,细细回想起来,就是关于因果轮回这一道的书,便有五六册。
借他自己搜集来的一副棋子简单推算,心下便有了决断。
他选择了其中最为晦涩难懂的一本。
倒不是说其他几本不好,而是这本与他曾经修过的推演道,功法上相叠的地方最多,日后修行起来,自然也要轻松的多。
究其根本,他还是个对自己狠不下手的人。
在那人的羽翼下呆久了,连修仙之人最基本的、一颗能吃苦的心都没了么?
他在心中嘲笑自己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