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’m Fine.

What the hell????

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显示不出进巨的标签?????搞毛????

祝贺

Super Junior出道十三周年纪念日快乐!


撒浪嘿哟~💙💙💙💙💙💙💙💙💙💙💙

就等草菇啦!

明年5.24草菇就要结束兵役啦!

suju九人合体在望!

雪女回忆录

退坑近一年,看到阴阳师这么大的变化,挺感慨的,决定写点东西,就当是对过去的纪念吧。写得不好,还请见谅

雪女视角


正文


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?


在很久很久的以前,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成为了一名阴阳师。
作为一名阴阳师,毫无疑问,她并不合格。
她不懂得如何给式神搭配御魂,也不懂得出战时的五个式神该如何安排。
她什么都不懂。
最开始,我确实感到很失望,为跟随这样一个无用的主人。

每一个阴阳寮在最初建立起来时的处境都十分艰难。诸如缺少寿司、战力低下刷不过本这样的问题比比皆是。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回忆过去悲惨往事的妖,但现在,我最怀念的却切实是阴阳寮刚建立的那些时候。
我怀念那个时候的主人。
尽管她那时又没用又玻璃心,被人说一句重些的就可以让泪珠在眼里打转,时不时还会出现反社会人格。
但那是她最恬静的时候。

每一个生活在阴阳寮里的人(或妖怪)都知道,阴阳师可以自由选择进入阴阳寮的时间,想每天都来也可以,几个星期甚至半年来一次也可以,只看阴阳师心情。
主人只是个学生,没有非常高度的自由,仅有的课后时间绝大多数都被迫奉献给了必须完成的作业,但她坚持每天都来阴阳寮里报道。
那时候她真的就只是个——唔,用现世的话来说就是个傻白甜,每天就刷刷御魂塔,看能不能刷出三星的御魂,又或者是去打给三尾狐觉醒用的觉醒材料,如果等级到了,就去完成剧情任务,非常简单的生活。
但她过得很开心。
有时候没有寿司,也没法完成剧情,她就静静坐在召唤屋外的廊下,晃着腿看院子里的樱花树洒下无边的花雨,看小纸人日夜不辍地扫那些花瓣,看小白坐在樱花树下,脖子上挂着任务口袋,听阴阳寮结界自带的乐曲,听花瓣落地的声音,听院子里式神玩闹的笑声。
哪怕什么都不做,她也依旧十分满足。
我想,那是所有老式神都十分怀念的日子。
啊,也不能叫所有了,毕竟最开始随着主人一同打拼的式神,就剩下了我一个啊。

后来,主人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阴阳师。
她学会了如何搭配御魂,也学会了如何安排式神出战,甚至学会了如何打斗技。
明明她以前最讨厌跟别人竞争的。
我问过主人为什么要打斗技。
明明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,为什么能露出那样苦涩的笑容呢?
我还记得她最后的回答。
“因为你们的主人穷啊,养不起你们,勾玉不够,就只能靠斗技去赚钱了。”

打那以后,她就越发沉默起来。
以前打御魂塔是为了给我们更好的御魂,现在是为了完成每日任务。曾经承诺要给三尾狐的觉醒材料,最后湮没在了主人带着哭腔的道歉里。
三尾狐作为我升级的材料,被我吃掉了。
那位抚媚的狐妖,直到生命最后一刻,也没有等到主人承诺的觉醒。
曾经可以在召唤屋外廊下坐上一整个下午也不觉得无聊的主人,现在完成日常任务后,也只是坐在屋里发呆,再不如过去那般恬静。
她再也没有在庭院里呆上超过一时辰的时间。
明明、曾经她可以留上三个时辰。

阴阳寮的发展蒸蒸日上,可主人的精神土地日益贫瘠。
她总是用战斗填满自己在阴阳寮的所有时间,从前坐在廊下微笑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,庭院里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只有小妖三两只,ssr的大妖也来了三四位。
院子里的樱花树依旧四季盛开,像是未曾衰败过,脖子上挂着任务袋的也不是小白了,因为小妖们的强烈要求,换成了姑获鸟。
寮里后来召唤出来的妖怪多是姑获鸟抚育大的,对主人不怎么亲,导致主人离开的时候,只有我等几位由主人一手带大的妖怪注意到。

其实主人的离开,很早就有预兆了。
不记得从哪天开始,主人不再像最初那样,每天都来阴阳寮里看我们。两天一次,三天一次...每次间隔的时间都在越变越长。
我们一直在乞求,希望主人可以多停留一些时间。

那一天还是到了。

阴阳寮的结界有储蓄灵力的作用,阴阳师可以在离开前补满灵力储蓄袋,以防止式神因为缺少阴阳师的灵力而变回一张符箓。
我从未见过主人如此细致认真的输入灵气,将灵力凝出后,还反复压缩,直到灵力不能再精纯,才将其输入结界里。
过了很久,那个灵力储蓄袋才被填满,主人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她付出了无数心力的阴阳寮,眼里带了无限的留念与不舍,最后,转身离开。
她独自走在通往现世的石子路上,永远漆黑的夜色下,白色的阴阳师服是唯一的色彩。长长的黑发在身后划过一道柔软的弧线后落下,只偶尔被风吹起几缕。
因为结界的约束,我们只能站在阴阳寮的边缘,看主人的背影湮没在黯淡的星光里,最终消失不见。
连挽留的话语也没法说出口。


抱歉,占用了你这么多时间,毕竟老朋友们都走了,偶尔也会希望有个人能听一听我的唠叨啊。
因为,曾经我也是如此听着主人的唠叨啊。


随着雪女话音的落下,本就不甚凝实的身体,随着那位阴阳师最后一丝灵力的消散,终还是化为了一张符箓。
在消散变回符箓前,雪女似乎又看见了她的小主人如同许久以前那样,坐在廊下冲她微笑。
这样就够了。雪女终年如寒冰般不化的神情,在形体散去前的最后一秒,绽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。
就在那一刹,本来盛开着的樱花树在一瞬凋零、败落,最后一星花瓣随着一缕清风落在了雪女化成的符箓旁。


必须@Kuffskein 太太!虽然退坑很久了,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文了,但要说起最喜欢的太太的话,果然还是Kuffskein太太吧?超喜欢太太的文风!就是阿尔文小天使好久没有出现了,太太真的不打算给他加点戏份吗QWQ

这是他的第二世了。
虽不知是何人送他进入轮回,又在轮回中护他周全,不至被轮回里的种种景象扰了心神,甚至帮他将前世记忆留存了下来。
他很清楚,这是一份大因果。
若是在他飞升前无以为报,恐怕他的心境便不只是出现破绽那么简单了,甚至连灵台也有可能直接崩溃。
他千百年来的修行都将付诸东流。
对于在轮回中仔细地护着他的那人,虽不确定,但他心中已有了猜测。
上辈子便总是那人细心地呵护、教导他,纵使是后来飞升成仙,也照旧是通过种种天象,耐心地等他成长、等他飞升。
却不料,在大彻大悟前夕,被奸人算计,不幸陨落。
他想,那人料定是对他失望至极了的。
即便如此,那人依旧在轮回中护他、助他。
可即使是那人,要绕过天道,来到生死的尽头,也要废上极大的功夫,更不用说保护他在这轮回里不被世间万物的种种情感浸染。
他欠他太多。
睁了睁干涩的眼睛,将思绪从过往的种种中丝丝剥离出来。
无论他对他如何好,从这世开始,他二人之间的种种缘分也已消尽。
那人早已没了再继续帮助他的道理。
他清楚地明白着。
而接下来的路,必须由他自己走下去。
那人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助他度过多数劫难,仅剩些无伤大雅的小东西来历练他,本就已触怒了天道,但又碍于那人曾对天道有大恩,天道也不好说什么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现如今,他投胎转世到了个极偏远的小世界,莫说是与他原先生长的那个天外天相比,就是与他曾见过的些许个中世界比,也远远不及。
可谓是糟到了极点。
这便是天道对他的报复么?
他难过地想。
然是轮回之地自有它与冥冥之中运转的规则,但大小天道若是想插一手,也不是什么难事,更不用说天外天的天道本就比寻常天道强上几分,修改下转世坐标不过就是举手之劳。
想到这里,他口中一阵苦涩。
能量守恒,无论在哪里都是适用的。
既然上一世享受了一路顺畅,那么这一世,就必然得为上一世的顺畅付出代价。

纵使他现在也不过还是个垂髫小儿,却已开始谋划自己未来要修行的方向。
上世他拜的师门的是道派推演一脉,这一世他不打算走上辈子的老路,思来想去,他决定修因果轮回大道。
究其本源,这一道与推演一道有些许贯通之处,多少比修一道完全陌生的道法要来的轻松些。
得益于上辈子在宗门里的地位可说是万人之上,藏书室的大门永远对他敞开,借此也阅读了不少奇异的功法,细细回想起来,就是关于因果轮回这一道的书,便有五六册。
借他自己搜集来的一副棋子简单推算,心下便有了决断。
他选择了其中最为晦涩难懂的一本。
倒不是说其他几本不好,而是这本与他曾经修过的推演道,功法上相叠的地方最多,日后修行起来,自然也要轻松的多。
究其根本,他还是个对自己狠不下手的人。
在那人的羽翼下呆久了,连修仙之人最基本的、一颗能吃苦的心都没了么?
他在心中嘲笑自己。